新虹街道首创“物业管理监督系统” 居民派单物业“抢单”

2019-06-24 19:48:26 金龙生活网
编辑:武则天

浮城的随书馆,四面皆可进入其中,因为来往的修士极多,需要分散人流。且这里的随书馆,乃是很久以前拍卖所邀请一位境界极高的阵法师所制,已经涉及到了空间领域,堪称一方小世界。即便所有的修士查询的内容一样,也根本不会碰面争抢同一本书籍,即隐秘又方便。一条奔腾的洪河,绕着崇山峻岭,彷如远古巨龙一般,浩浩荡荡,声势惊天,消逝于天际。管他运用何种方法,尝试怎样的法诀 ,也不能够进入到宝物当中,这包裹宝物的外层,可是真的致密啊。

独远听此,当即道“我得逃至此,为了就是救怀中少女!”巨蛇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游荡,后面还跟着其他的妖类,对于巨蛇的腥臭味他们早就闻惯了,用妖类的语言在私密交谈着。

  曾晨英已经在江西宁都县博物馆工作整整20年了。

  从当初半路出家的懵懂到如今的宁都革命史专家,20载光阴岁月赋予她的不仅仅是越来越从容的工作状态,更是对宁都这片红色土地越发深沉的热爱,对宁都革命历史研究愈加执着的坚守。

  曾晨英的父亲曾庆圭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开始一直从事宁都革命历史和宁都起义历史研究,曾任宁都县博物馆副馆长。在她的印象中,父亲经常外出采访、征集资料,甚至有一年春节也不在家。“我一直是很崇拜和敬仰父亲的,他对于历史研究工作的严谨、执着和敬业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曾晨英说。

  在博物馆大院长大的曾晨英,受父亲影响,从小就开始接触宁都的革命历史,也对发生在自己家乡的那段红色历史很是感兴趣。高中开始,她就常常利用闲暇时间帮着父亲誊抄手稿、校对和复写。1999年父亲退休后,26岁的曾晨英调入宁都博物馆工作,接过了父亲手中的事业棒。

  带着父亲的希望和自身的热情,她从最基础的资料编研工作开始做起,踏上了对宁都革命历史研究的漫漫“长征路”。

  然而宁都革命历史丰厚,涉及面广,资料也很复杂,要想短时间内理清这些史实,对于非科班出身的曾晨英来说并非易事:“刚开始觉得挺难的,但我这个人就是不管做什么事,既然干了就一定要干好,再难也要坚持下去。”就这样,她一头扎进了庞杂的资料堆里,边干边学。

  20多岁本该是很多女孩子爱“疯”爱玩的年纪,曾晨英却每天都伏在案头不停地与各种文献资料打交道,有时候一个问题都要反复琢磨很多遍。“连电视基本上都不看,更不用说出去玩。”但她却一点也不觉得枯燥,“越接触得多就会发现自己对这些东西越着迷。而且宁都的历史文化这么丰厚,永远有很多可挖掘、可钻研、可发现的东西在等着我。”

  靠着一股钻劲儿,曾晨英从“不懂”到“懂”,从“艰难”到“娴熟”,一步步深入挖掘研究中央苏区历史和地方史志,写出数十篇颇有见地的论文和党史文章,成为当地有名的红色文化研究者和文博专家。

  从业20年来,为了挖掘和保护当地的文物,她几乎走遍了宁都的大街小巷、乡村田野。

  2008年,宁都开始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工作,面对任务重、人手少的情况,曾晨英主动请缨,加入了普查队伍,担负起全县文物普查工作。

  前后几年的时间里,她披星戴月、走村串巷,只为发现更多的历史印迹。“到处都是古建筑,苏区标语也特别多。”曾晨英说,“虽然比较辛苦,但是过程中真的发现了很多有意义有价值的文物,也让我更深刻地感受到了宁都的历史文化底蕴的丰厚。”2011年12月,她获得国家文物局颁发的“全国文物普查积极贡献奖”荣誉证书。

  多年的革命历史研究工作让曾晨英对红色文化的宣传很是执着。

  2012年,她作为业务骨干参与宁都县中央苏区反“围剿”战争纪念馆陈列展览筹备工作。从史料、文物的征集,到版面的校正、图展的介绍,再到场景、灯光设置,她和同事们反复打磨、力求完美,仅一本《陈列大纲》的撰写修改就耗时近一年,陈展草稿上密密麻麻的修改文字布满了每一页。

  “开展的那一天真的特别高兴,很有成就感。”曾晨英说,父亲对自己的工作也非常肯定和支持,“他经常鼓励我,跟我说宁都是中央苏区前期的政治军事中心,许多重要的党史、军史就发生在宁都,一定要把宁都的历史挖掘出来,把这里的红色历史和革命故事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宁都,了解宁都,认识宁都,从而走进宁都。”

  如今,身为宁都县博物馆副馆长和副研究馆员的她仍在孜孜不倦地钻研文史资料研究,并致力于陈列展览的宣传工作,她希望宁都丰富的革命旧址,每处都应有陈列展览。“我现在做的远远不够,宁都还有很多历史需要去挖掘,对于它的研究要永远在路上。”

  “我期待有更大的展厅和场馆来承载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但同时也要利用现代化的网络新媒体传播手段比如微博微信、短视频等多做宣传,多跟网友做互动,让更多的人愿意有兴趣来了解和学习。”曾晨英说,“尤其是青年一代,他们应该了解这段革命历史,了解这些红色故事,从革命先辈身上学习到他们崇高的革命精神,传承红色基因,激发爱国热情,从而更好地建设当下的美好生活。”(中国青年网记者 叶婉莹)

自从他的神魂达到了一个境界之后,他也想留在流云谷,毕竟血祭之地,凶险万分,并不适合二重天的人前往。在杨立强大魂力的压迫下,鹰头狮身兽迫不得已,驮着杨立倒飞了几里之后,还又向着一处悬崖处冲去。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6月23日电(袁秀月)军人曾是高希希最重要的身份之一,在他最受欢迎的电视剧中,很多都是以军人为主角,如《历史的天空》《幸福像花儿一样》《血战长空》。但现在,如何拍好军人却成了他要思考的问题。

  最近,他把“八子参军”的故事搬上了大荧幕,因为是真事改编,还是家乡的故事,他身上压力不小。近日,高希希接受了中新网记者的专访,畅谈他作为导演,面对流量、IP、悬浮剧等一系列新现象的理解。

高希希(右)。片方供图
高希希(右)。片方供图

  谈电影

  主旋律不等于不好看

  在上世纪30年代的赣南地区,一位母亲将自己的七个儿子都送入了红军,奔赴战场前线。然而战火无情,兄弟中的六人陆续牺牲,只剩下大哥杨大牛。

  最小的弟弟满崽凭着一腔热血,找到了大哥的部队,成为一名普通士兵。但他没想到,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并非那么容易。

  这是电影《八子》中的剧情,改编自一段真实历史:在五次“反围剿”期间,江西瑞金的杨荣显老人将八个儿子都送上了前线,最后他们全部牺牲在战场上。

  高希希第一次了解这个故事,是因为采茶戏《八子参军》。但在准备拍摄时,他并没有照搬采茶戏的人物设定,而是从历史资料中找寻灵感,挖掘更多的细节,光剧本就改了十几稿。在他看来,真实的力量是无穷的,这样才能让观众觉得,这是曾经发生的事情,并由此产生共鸣。

《八子》海报
《八子》海报

  自从《八子》立项以来,不少人将其称为主旋律影片。高希希认为主旋律也能很好看,像国外的很多战争片,不也是他们的主旋律。“呈现方式很重要。”高希希说,所以在拍《八子》时,他认为光讲母亲把孩子送到战场是不够的,还要有人物的成长,而这个人就是18岁的满崽。

  高希希曾说,自己天生是个讲故事的人。随着女儿长大,他也希望女儿能够成为他故事的观众,包括这部《八子》。所以,他更想把这部片子给年轻人看,让他们了解“英雄”的含义。

  “这其实就是一部好看的大片。”他说,除了展现战争的真实性,他还想传达母子间的温情和兄弟间的感情。

《结婚十年》海报
《结婚十年》海报

  谈电视剧

  有的剧就是不接地气

  6月16日是高希希57岁的生日,那天是在《八子》的路演中度过的。对他来说,今年仍是忙碌的一年。最近他正在拍摄电视剧《权与利》。在刚过去的上海电视节中,他还担任了白玉兰奖的评委会主席。

  从1994年入行到现在,高希希的创作一直没有停过,但这几年,他越发能感受到影视环境的变化。

  守在电视机前的观众越来越少,就连他自己看视频,也是打开电脑或IPad。影视行业兴起流量和大IP之风,尽管他现在也不太明白,IP究竟指的是什么。前短时间,他痛斥年轻演员拍戏怕吃苦的话还曾上过热搜。但作为导演,他无法将所有“锅”都丢给演员。

  在上海电视节上,在被问及流量明星演技差时,高希希说,这种现象还要怪导演,“因为作品呈现出来是导演你自己的,你要妥协,那你就要承受其他问题”。

  一些网络平台倾向于流量,高希希认为,从市场角度来说他能够理解。环境在变,他也在尝试新的东西。但当网络平台跟他说,要有“网感”的时候,他还是有点疑惑。

  花几年时间筹备,慢慢拍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国产剧的创作节奏正在加快,但好的作品似乎并没有增多,尤其是现实题材频现“悬浮剧”。

  对此高希希说,在白玉兰评奖的时候,他就能看到一些电视剧很不接地气,一个普通的IT从业者,住的房子穿的衣服,跟他的身份处境完全不符,虽然好看,但却没有生活气息。

  这让他回忆起拍《结婚十年》的时候,剧中很多情节都是他跟妻子真实发生过的,对于剧中场景他也一再考究,尽量还原一种原始的生活状态。

高希希(中间)在白玉兰奖。张亨伟 摄
资料图:高希希(中间)在白玉兰奖。张亨伟 摄

  谈演员

  倪大红“独一无二”

  高希希与白玉兰奖的缘分不浅,从《新上海滩》开始,他曾被三次提名白玉兰奖最佳导演奖。今年成为评委会主席,高希希曾自称“心里直打鼓”,因为每部作品的创作者都是熟人,总感觉容易得罪人,躺着也中枪。

  在评委见面会上,他曾说,白玉兰奖给他的直观感受是,评选标准在不断提高。这也表现在最终的结果上――倪大红和蒋雯丽获得了最佳男女主角。

  对于倪大红的表演,高希希用“独一无二”来形容,苏大强这个角色能让大家感到熟悉,就像身边的人一样。

倪大红获得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
资料图:倪大红获得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

  近两年,“中年女演员的困境”和“中生代女演员青黄不接”话题多次引发热议。高希希对此有不同的理解。他认为,自古以来青衣就少,现在想找到一个能撑起一部大戏的女演员,不太容易。很多女演员都是火了几年就过去了,真正能留下来的没几个。还有呈现力的问题,有的女演员可以演某个特定的年龄段,但如果从18岁演到80岁,那就稍显吃力。

  从邓超、孙俪到殷桃、陈建斌,高希希的作品曾捧红过不少演员。谈到选演员的标准,高希希说,他更在意与角色的匹配度。就像《八子》中的刘端端,他就看中了演员身上的稚气,与满崽很像。最近拍摄的《权与利》中,也是一水的演技派,蒋雯丽、张丰毅、郭晓东……

  至于之后还会拍什么,他坦言,自己一直有个“英雄梦”,可能还会拍英雄题材的作品。(完)

“老子差点都没命了,你到好在这里悠闲自在”无名心里暗暗的骂道。火球旋转着飞向天剑门弟子,沾其身而不得落,顷刻便将天剑门弟子烧的一干二净。好一招杀人又灭口。据说,冰雪护心棉形似普通棉花,但却与普通棉花大有不同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