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论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青年工作的重要思想

2019-01-22 16:12:38 金龙生活网
编辑:赵曼

不过眼前的这位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也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一言不合,便动手就杀人的事情他也没少做。这他也能理解,毕竟一个组织要发展壮大,除了要给予成员好处,还得需要大量的资源,这和一个门派要发展壮大的道理是差不多的。“轰隆隆!”恐怖的轰击掀起一阵阵无边的风暴,在玉石板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大坑。

“帝辰,到此为止了!”远处传来秦王的一声怒喝,秦王的手上握着一把几乎有他人那么高的长弓,拉开弓弦,瞬间形成了一支巨大的能量利箭,‘嗖’的一下朝着帝辰激射出去。大皇子闯宫造反了,大皇子突然率领全部的势力闯宫,杀进了皇宫之中要夺取皇位,而随后更有一个劲爆的消息传出。

  山路盘盘(新时代之光)

  风雨无阻的路,唤醒了山村和沉睡的土地,让山里人搭乘时代的快车,变换了山乡的容颜。昔日的山沟,焕发出耀眼的新光彩。

  起起伏伏的山岭上,是无边的碧绿。风起松涌的样子,让苍莽的十万群山,到了青翠欲滴的季节。

  这是七月的甘肃成县。林梢尽头,不时传来拖拉机的“突突”声,小汽车穿山转弯的喇叭声。深深浅浅的山坳里,隔着沟壑俯瞰,许多院子里停放着水蓝色的农用车、小货车以及各色的小汽车。

  这些年,因为扶贫工作,我频繁地下乡,频繁地去过县内数十座大大小小的村庄,去过一些位于山顶沟畔的贫困村。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们靠着双腿,在深山里耕种、赶集、探亲访友,从一架梁到另一架梁,背着背篼一天行几十里路,习以为常。

  越是在深山深处,乡民们的生活看起来越加艰辛。越是往山顶盘去的村庄,那里的人们居住得越分散。房子多是土房,没有路,没有交通工具,大山如铁铸的壁垒,阻挡着人们去外面的世界;山路如毛细的羊肠,缠绕着人们打算离乡的脚步。

  鸡峰、二郎特困片区的村庄,多数隐藏在鸡峰山、泥功山深处的山林里。一些在山前,一些在山后,遇上细雨浓雾,藏于山坳、挂在半坡的人家,便看不见屋舍人迹。

  小学生走在秋雨深深的泥路上,尾随其后的,是幼儿园的孩子,山路上不时有上山下山的人们,背篼里背着粮食化肥。我感到,深山太深,即使有一点儿什么产出,也没有路,能轻巧地把东西运出去,或者卖出去。

  这些去往山庄的路,是乡亲们自发而起,顺山坡山崖一点点刨开,一年年砍伐林梢、垫补整修出来的毛路。越沟和垮塌的地方凌空担着椽木,铺着树皮蒿草,从山上面往山下看,山坡被刻画出一道道褶皱,弯弯曲曲,高低盘桓,在晴天尘土飞扬,在雨天泥淖陷脚。逼仄的路面上,被三轮车碾压出很深的泥泞。我们的车有时候勉强走到半途,再步行一阵子才能到达。

  也许由于自然地理条件差的缘故,这些村庄的人们格外勤劳。我亲眼见一个农夫背架子上背过三袋粮食,估计有两百多斤重,还有送亲的人们结队走在泥路里,背箱子(嫁妆)的人,上面还坐着个小男孩,大家要去吃酒席,满脸的喜气洋洋。但仔细看,队伍里的人们手里各提着一双鞋,这是下山后不走泥路时,人们脱下雨鞋放在路边草丛后,要换上的新鞋。泥路上缓慢行走的人,和阔步走在大马路上去吃酒席的人,宛如穿越一个时代的人。

  山里人家掩映在青岗林中,高山崇峻,树木遮天,流水潺涓。走在村头溪畔,时时有鸟鸣空涧,一台台、一级级的小院,坎上坎下,院中有鸡鸭踱步,院边有木瓜累累,屋后有凤栗熟裂。在山林与溪流之间,何首乌藤缠绕着农家小院,院落的晒场上、苇席上,晾晒着刚刚剥去青皮的核桃。有野百合开放在瘦石嶙峋的莓苔草丛,篱笆围起来的田园里,是新鲜菜蔬,靠山靠坡的地方,摆放着数十只蜂箱。

  走进山顶人家的院落,新房已经粉刷。过去这里的一座座瓦屋里,门里进去是堂屋,相当于城里人的客厅,右屋置办着一个灶,左右两屋靠窗各盘着一张炕。房屋拥挤而简陋,晴天有太阳从屋脊的瓦缝中照出来,雨天有雨水滴滴答答漏下来,人们多从几里地外的山泉挑水,昏黄的灯泡照耀下,糊墙的报纸被地上的火塘熏得金黄发亮。地上堆积着成山的粮食、毛栗子、核桃、药材等,时间久了怕发潮,一些人把怕霉的收成全部堆放在炕头,一些条件差的人家,还在院子里散养着家禽。

  山林边的村庄往往多雨,说下就下,一阵雾过来,马上就飘雨;一场风吹过,或许傍晚就下起一整夜的雪。农民们望着几十道梁缠来绕去的土路一筹莫展,纵然有使不尽的力气,不计其数的山中珍品,那城里人喜爱的野菜,土猪土鸡和山里药材,却很难从这坑坑洼洼的烂泥路上卖出去。

  山里人做梦都想有一条水泥路,夏收秋收的东西,只要从山里运出去,就可以变成钱,读书上学的学生就不用受罪,生病的人就能及时医治,山外的媳妇就能娶进门来,深一脚是泥浅一脚是泥的日子就到头了。“只要路一通,啥就都通了,有了。”这是这些年,我反复地听到山里人对通路由衷的渴望与心声。我知道,“有了”,在成县方言中,是对生活奔头的概括,是脱贫致富的代名词。

  好在,精准扶贫把最难走的路修通了,山民们做梦都盼的盘山路,硬从石崖上,开辟出来。汽车能够开到山顶,并接上通到集市和邻乡邻村的路。往最深的山沟里走,就连乱山丛林中的人家,路也直抵家家户户的门口。赶上饭时,人们的厨房里,菜蔬和米面充足,山里人的腊肉挂满椽头和墙角。油锅里烩着西红柿鸡蛋面片,红红的西红柿应该就是院边摘来的,鸡蛋应该是满地跑的鸡下的,菜园里新鲜的青椒、豆角和小葱,被剁成碎块,锅里正漂着一层油花。女主人热情地招呼盖房子的工匠们歇息吃饭。

  依照山里人的脾气,路通到家门口,没有人会依着大山饿肚子、晒暖暖,路通到了山脚下,满仓的粮食、压成山的山货、一坡坡的药材,就变宝为钱。穷光阴有奔头,日出而作的劳动更有干劲儿。大家各自探寻着过好日子的门路,起早贪黑的忙碌里,有的人办起了合作社,有的人搞起了小生意,有的人跑起了农运车,从泥地里到市场上,从年头到年尾,勤劳的人们在上街赶集和进城时,放下了背架子,坐进了汽车里。

  曾经与命运卓绝抗争的山里人,有了顺应心意的帮扶,感觉身轻如燕,如得天助。他们除了种粮食,还种核桃,种药材,种烤烟,养蜂,营生很多。

  2017年12月,全县的最后一条通村水泥路竣工通车。自从有了路,世世代代山里人,从此开着拖拉机、坐在汽车上。一车车粮食,就是一座座银山;一车车山货,就是一座座金山。农产品上市的时候,大卡车从村庄到乡镇,整车地装走大山里的核桃和药材,装走走俏城市的山中珍宝。古老的耕作被机械化替代,曾经的背篼、牛车都已搁置在柴房中。许多院子里停放着摩托车、拖拉机、卡车、小汽车。唤醒黎明的鸡鸣声里,多了柴油发动机的转动声和汽车的马达声,茅草丛里的羊肠小路已经荒无人迹,人们都走在大路上,坐在车里。老棉袄换成羽绒服,茬茬背篼换成摩托车,沉重的东西不用肩背畜驮了,踩着油门握着方向盘,就能说去哪儿就到哪儿。

  天近黄昏的时候,路灯随夜幕亮起来。砖铺的广场上人们在跳舞,一些喜欢学习的农民在农家书屋里看书。乡亲们不再晨起挑水,任何时候拧开水龙头,哗啦啦的自来水就涌出晶莹的清流,洗衣机的声音,唱出如山溪一般欢快的歌。住在山顶的群众搬迁下来,经济困难的人们,国家帮助改造土房子,住进抗震砖房,改造灶房和厕所,硬化院落,周围是果木应节成熟的果园。夜深黑彻的时候,山村一片灯火通明,太阳能路灯照亮着村村路路,亮在距离星星很近的天边。我抬头看见宽带光纤穿山越岭,接进许多人家的新砖房新楼房。年轻人通过上网查农产品行情,联系客户来上门。

  如今从成县的任何一个地方出发,山山岭岭的路都四通八达。山村连着山村,汽笛声穿越汽笛声,在任何一个角落下脚,都有干净又宽阔的水泥路,送你回乡,带你离乡。

  到了周末和节假日的时候,城里开着车来游山玩水的人,进村都感叹,这比城里人还滋润的现代生活。我感到政策的暖心,工作的力量,让城与乡的差异越来越小,让昔日的农村开始被人羡慕和向往。

  不是山里面过去没有宝贝,而是风雨无阻的路,唤醒了山村和沉睡的土地,让山里人搭乘时代的快车,变换了山乡的容颜。昔日的山沟,焕发出耀眼的新光彩。

牛旭斌

牛旭斌

这个世界上天才还是很多的,应该说这些人早已经超脱了天才的范围,根本就是一群妖孽。无名搜索了一下记忆,顿时想了起来,穆胜杰,这个人无名学府之中也是赫赫有名的,执法堂的执法大弟子,在执法堂之中权势之重,仅次于执法堂堂主和大长老,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据说他上百年前就带着一群弟子去为虚空学府征战一处遗迹洞府去了,无名之所以会记得这个人,却是因为穆胜杰和大师兄皇无极是死对头,同一届之中的绝世天才,那一届虚空学府出尽了风头,因为出了两个绝顶天才的弟子,将其他所有天骄都比了下去。

  《家和万事惊》用喜剧关注民生吴镇宇袁咏仪演夫妻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 黄岸)由邱礼涛执导的喜剧电影《家和万事惊》将于1月18日上映。13日,该片监制兼编剧张达明以及主演吴镇宇、袁咏仪等到广州接受采访。

  张达明透露,电影改编自他20多年前撰写的舞台剧,吴镇宇在看了剧本后觉得有必要拍成电影,因此有了电影版:“这是喜剧,而且又讲了房子之类的问题,很接地气。剧本好笑又有意义,当然应该拍。”吴镇宇说。

  鲜少合作的吴镇宇和袁咏仪,这次在片中扮演夫妻。吴镇宇透露他和袁咏仪都不是那种死背剧本的演员,“我们当然会事先把剧本吃透,然后带着角色本身进入片场。”吴镇宇坦言自己“最讨厌背台词”,“我读完剧本,就进入角色,带着角色进片场。而且邱礼涛导演很喜欢现场改词的,我背来做什么?”袁咏仪也表示演员不能死记硬背,或者只记自己的台词,“这样对手的台词你怎么接得住?”

一千零二道!……“我看难说,他的实力好强,肉身更是强横的离谱,听说他还有修炼一套秘术,恢复起来特别快,帝辰未必奈何的了他!”无名正要动手将那只狮虎龙斩杀,蓦地,一道惊天神虹从天而降,瞬间直冲而来,冲灌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