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学生“增负” 提升本科教育的第一步

2019-01-20 13:21:39 金龙生活网
编辑:王焕

“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早就出海去了!”屋内一位少妇眼前突然走过一位阿娜多姿的声音。不过只要这会,她就知道那走过之人是谁。也就在这个时候,和平旅馆东楼三层位置,四名穿着落霞谷衣饰的大汉倏然间自过道旮旯处一闪而现,旋即机括扣动之声轻响不断,十余枚弩箭向着人员密集之处疾射而去。年轻乞丐原本身处水下之时的滞水时间就极长,再加上漠驼袋中的空气,足够其用上三五次之多,如此情况之下,其就此待在这大荒潭浅底之处,即便是过上一两个时辰之久,自然也是毫无大碍的事情了。

时值此刻,和平客栈南大门处,绥远将军鱼入海静静地站立不动,冷冷地看着城防部队的军人们搬抬着尸体,不声不响之间,也不知道其在想着些什么。战火入口,一位鬼僵,是骸骨的面具,一身黑袍,一米八左右,手持血刀,黑色的长袍躯体之上,四处都是血迹,裂缝,一刀之下,一位大战之中一位冥界士兵被血刀砍中,“哎呀呀”一片血肉模糊之中,一声惨叫声中,是被那鬼僵直接扔到了前方密集的前方敌方的前线阵地上,火光之中凄厉之景象直接是引起防御前线战火之中的所有手持长枪前进的冥界士兵们,一脸大骇。

  

  

  制图:陈丽英

  来源: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

“虚空体?你竟然是虚空体!”他一脸错愕。“是啊,啧啧,嘿嘿,你们知不知道,我们顺安府正是东南域十国去虚空学府的必经之路之一啊,嘿嘿,每次一到这个时候就有大批的东南域十国的那些武者屁颠屁颠的赶去虚空学府,要争夺入府的名额呢!”

  还原时代质感 以致敬心情去拍摄

  “细节控”导演成就《大江大河》

  电视剧《大江大河》首轮播出落幕,这部剧引发的话题依然在延续。日前,该剧的导演孔笙、黄伟接受媒体采访,谈了该剧的幕后故事以及拍摄感想。

  两大导演强强联手

  《大江大河》由导演孔笙和黄伟联合执导。两人一开始就达成了一致意见:“我们要用最朴实、最真实的一种表现手法去阐述这部戏,这个在拍摄之前做了统一。所以大家现在看来这个剧在影像风格上是很统一的。”两位经验丰富、志趣相投的导演默契合作,带来了“1+1>2”的效果。孔笙说:“我和黄伟都是摄影出身,对画面、对镜头的把握有一种契合。另外,黄伟也会从他的专业上,包括他从张黎导演那边学到的一些好的东西带过来,让我受益匪浅。”

  黄伟介绍,两位导演有分工也有交叉,创作的碰撞与融合让《大江大河》兼有新鲜的活力和丰富的层次。“我们在各自的空间里,对每一段戏有不同的阐述,这恰恰能带给这部戏一种既比较和谐又有所不同的气质。剧中三个主要人物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环境下碰到不同的事情,这些很难用一个相对统一的手法去阐述,我们用大背景相对统一而每段戏有不同处理方式的手法,反而让观众看着更轻松一些,更能融入剧情。”

  真实性不能打折扣

  孔笙是出了名的“细节控”,“正午阳光”团队更因其严谨的创作态度被观众称为“处女座剧组”。《大江大河》的故事时间跨度大,如何还原时代质感、营造真实的故事情境,成为两位导演最先需要面对的难题。孔笙感慨:“因为它离我们太近了,也就是40年前、30年前的事情,我们这一代人还有些清晰的记忆,所以我们的主创和制片都是带着一种情感,带着一种致敬的心情去拍摄。确实,我们团队对细节的要求比较严,因此也拍得挺辛苦。这个剧也算是比较烧钱的,因为中国发展太快了,40年前的很多场景都找不到了,所以需要重新搭建。”

  除了场景,导演对道具和服装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此“烧钱”费时又费力,一些细枝末节是否有细抠的必要呢?孔笙对此有着坚定的看法:“我们拍一个现实主义题材的剧,希望观众能够认可它,而如果你拍得不像或者不是那个年代,这个戏的真实性就会打折。我们特别想让观众看了这部剧,都能够回忆起那个年代的事情,很多时候,一个细节比一个情节更容易打动人。”   本报记者 刘桂芳

再者,不知两位妹子发现了没有,这两人貌似邋遢,实则十分谨慎小心,就连吃喝用具也是多有提防。小荒天全名为小荒天山脉,乃是大北野主山脉的一个组成部分。适逢其时,翻动的巨尾摇摆之间,噗的一声抽在了小月两股之间,将此女身体一荡,连带着另外两女向着瀑布中一荡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