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乡亲们需要,我很快乐”

2019-06-24 20:01:20 金龙生活网
编辑:曾洁

韦曲的肉身虽然远无法和姜遇相提并论,不过在筑基修士中不会太弱,仅仅是临近石墩,就被莫名震飞,足以让姜遇警觉万分。他的随眼迸射出两道神光,如今离得很近,可以轻易窥破寻常阻隔。只是这大水袋此时也是放置在烤豪猪身旁,而今无法下树,自然也就无法喝上水了。像是末日之劫,数十里之外的那片天地直接化为虚无,整片大地都粉碎成灰,那里只有无尽的虚空裂谷,寻常修士只要一临近必定会被绞碎成血雾,肉眼可见的一个数里深的大坑直接浮现在眼前,只有一道不甘的声音在天地间回响。

“应该不是,他奔逃的速度并不快,是以蒸发精血为代价逃走的。”“你敢!”

  中新网江西德兴6月23日电 题:探访江西德兴深山“国字号”中医药试验培训基地

  作者:王昊阳 王成前

  雨后初晴的德兴,天高云淡。大茅山下,洎水河畔,阳光轻泻金辉,林木青翠葱郁,河水波光潋滟。置身中国中医科学院(德兴)试验培训基地,鸟鸣虫吟,风柔花香,一片形态各异的建筑与青山秀水相融,尽显诗画之美,令人感觉犹如坠入梦幻秘境。

中医药博物馆展厅陈列着的每一件物品、每一块展板,总能吸引参观者久久驻足。 王成前 摄
中医药博物馆展厅陈列着的每一件物品、每一块展板,总能吸引参观者久久驻足。 王成前 摄

  然而在去年,这里还是一片废弃的老建筑,由于年久失修已是破败不堪,房前屋后杂草丛生。令人难以想象的是,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中国中医科学院在北京之外建立的全国唯一一个试验培训基地便在此矗立起来。

2019年4月6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左一)带队到德兴开展中药资源野外调查工作。 程毅华 摄
2019年4月6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左一)带队到德兴开展中药资源野外调查工作。 程毅华 摄

  这片老建筑地处大山坳里,始建于1958年,原是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大茅山分校,1980年改为江西省第二林业学校,十余年后该校搬迁至南昌后,这里便静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2018年仲春的一次到访,才让这些饱经风雨侵蚀的老建筑得以新生。

  记者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德兴)试验培训基地项目施工现场看到,中医药博物馆、中医体验馆和学生活动中心等楼馆已完工,教学中心、试验中心和宿舍区进入内部装修扫尾阶段,预计整个一期工程今年9月投入使用。

  据德兴市副市长陈河龙介绍,该市与中国中医科学院合作共建的这个基地项目总投资为30亿元,用地面积约7平方公里,分为试验培训、康养度假、中草药加工和药材种植等功能区,整个项目全部建成并投入使用后,必将成为立足江西、辐射全国的大健康产业发展示范引领区。

  中国中医科学院为何把他们在北京之外的全国首个试验培训基地建在德兴?或许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惑,如果了解到德兴与中医药结下的种种不解之缘,以及德兴发展中医药事业所拥有的自信、耐力和定力,便能从中找到答案。

  从资源禀赋来看,地处亚热带温润季风气候区的德兴,森林覆盖率高达76.2%,山高林密,适合多种药材生长,目前境内已发现中草药品种约1927种,药食同源植物品种66种,是江西省道地药材的主产区之一,有“野外就是药房、深山就是药库”之美誉。

  从历史传承来看,远可追溯到东晋时期,医药学家葛洪辞官云游到德兴采药炼丹,他所写下的中医方剂著作《肘后备急方》,还为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发现青蒿素提供了灵感;自元代起,当地医风渐盛,仁医妙方典籍层出不穷,《脉诀全书》《医学秘诀》《临症按脉》等一批医药典籍流传至今;尤其是上世纪70年代初,北京医疗队先后派出8批100余人次中医药专家到德兴开展科研、教学和诊疗等工作,期间,成功研制出的牡荆油、蓍草针剂载入国家药典,曾填补国内空白。

  从现实发展来看,近年来,成功入选第一批国家级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基地的德兴,把中医药产业为代表的大健康产业列为全市三大主导产业之一,不仅规划了占地1000亩的中医药产业园,还引进了国药药材、百果园等国内知名的中草药种植加工企业。与此同时,该市成立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并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推进中医药产业发展的规划和政策。

  适逢其时,正当其势。在面对国家明确提出推进中医药振兴发展、更好地为建设健康中国服务的背景下,2018年4月,应德兴市委书记刘瑞英多次诚挚邀请,黄璐琦来到德兴考察调研。

  丰富多样的中药材资源,底蕴深厚的中医药文化,生机勃发的产业基础,加上德兴市委、市政府足足的诚意,黄璐琦被深深地打动了。他认为,此时把中国中医科学院在北京之外的全国首个试验培训基地建在德兴,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2018年10月,经过紧张筹备,中国中医科学院(德兴)试验培训基地破土动工。在奠基仪式上,黄璐琦表示,基地是对当年北京医疗队不畏艰辛、苦心钻研精神的接续传承与创新发展,中国中医科学院将依托高水平科研优势和高层次人才队伍,为德兴中医药发展提供技术和人才支撑,而德兴为科学研究及人才培养提供理想场所,双方共同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院地关系。

  项目在原江西省第二林业学校旧址上进行建设,老建筑是全部拆除掉,从白纸开始,还是妙手回春将其改造活化?

  “我们选择了后者,所以才有了你们现在看到的这座由多栋带有时代印记和饱含历史担当的各类建筑组成的赣鄱文化新地标。”项目设计负责人、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吕品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设计和建设过程中,我们始终把握项目的功能定位,遵循‘结构改造、功能再造、文化塑造、生态营造’的总原则,坚持塑形和塑魂相统一,把中医药文化、科普和诊疗理念融入项目建筑和环境中,以凸显中医药独特的文化价值和医疗功效。”

  在基地广场中央一块横卧的巨石上,凿刻的“中国中医科学院(德兴)试验培训基地”两排红色大字格外醒目;楼馆庭院中,医仙葛洪著书立说、药王孙思邈坐虎针龙等等场景栩栩如生;博物馆里,陈列着以德兴本土为主的中医药学相关的文物、古迹;中医体验馆内,展放着百余种道地药材……仿佛整个基地都被杏林馨香浸染。

  德兴市自然资源局局长马发亮告诉记者,项目一期工程建成就会立即交付给中国中医科学院使用,他们将常年轮派中医药专家团队在此开展科研、培训和诊疗等工作。

  “建设健康德兴,打造中医药振兴发展‘江西样板’领头羊,这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刘瑞英说,“打造这个基地平台,是奋力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在德兴的生动实践。放眼全省乃至全国,各地也都在千方百计发展中医药事业,我们唯有敢闯敢试、敢为人先,依托好这个基地平台,在中医药科技创新及成果转化上下足功夫,形成一系列‘德兴特色’,中医药发展才能走在全省前列。”

  时光的年轮转过一甲子,青山未老,校舍仍在,就连当年的水塔和语录墙也还在。隐藏在大山坳里的这些老建筑依然耸立,但悄然间,其承载的梦想已然生变。(完)

高手对敌,身法手法均有独到之处,具有他们那个层级才有的特性,这对于低阶修士而言,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学习机会,今天对于杨立,也是一个修炼的机遇,以白发老头则刚才击败大汉手法,杨立定然是追之莫及,却也是体悟不少。看到白发老者本能抵抗,鹰目狂性大发起来,本就是一妖兽的他,闻到白发老者伤口当中血腥气息之后,已然按耐不住了,随着它的一声长啸,它的头膨胀了几分,嘴巴向前突起了几分,一张类似狼犬的嘴巴慢慢凸现出来,粗若刚针的毛发骤然出现在它的面皮之上。

  中新网6月21日电 根据赣南真实事件改编,由著名导演高希希执导的战争电影《八子》今天正式上映,片方同步曝光了一组角色关系海报。

片方供图
片方供图

  这组海报分别呼应了片中母子、兄弟、战友三条情感线。画面中,白发苍苍的杨母(岳红 饰)独自守望远方,期盼孩子平安归来,而其眼角闪动的泪光胜似千言万语……满崽(刘端端 饰)分别与大哥杨大牛(邵兵 饰)、狙击手李大山(何润东 饰)在硝烟中生死与共,战斗到最后一刻的热血感扑面而来。

  电影《八子》讲述了红军反围剿时期,一位母亲将八个儿子全部送上了战场,原以为终会等来一家团圆的一天,结果这一去竟是天人永别,八个儿子全部壮烈捐躯。

  对于为何拍摄这样一部作品,作为土生土长的江西人,著名导演高希希直言:“这个真实的故事应该被更多人知道,《八子》不仅想告诉大家英雄如何诞生,更希望大家铭记:英雄永远不朽。”

片方供图
片方供图

  此次《八子》的演员阵容十分强大,不仅有新生代演员刘端端,还有“戏骨”邵兵、岳红等。无论是“史上最痛母子情”,还是希望对方替自己好好活下去的手足兄弟情,三人之间的亲情让无数观众潸然泪下。

  《八子》的英文名是“Advance Wave Upon Wave”,意即“前赴后继”,该片堪称高希希导演作品中场面最宏大、细节感最强的一部,战争场面比例高达80%、全片有4500多个炸点的爆破量。此外,作为影片的结尾“彩蛋”,主题曲《时光擦身而过》由谭维维演唱。

这次炼制的丹丸是外敷丹丸,36颗丹丸刚刚好,一颗不多,一颗不少,连药渣也没有多余,因此要像前两次一样,找小白鼠试练的话,那也是枉然不可得。“排名四十九,傅疯子要逆天了么!”远处,却也就在此刻,斯北智加城赤未锻造铺的掌柜在一位伙计的带领下快步走了出来,青衣,比那位六级锻造匠年龄要大一些,五十来岁左右。一位胖胖的矮族人,一见,当即,上来劝解,道“各位,抱歉,误会,这都是误会,啊。麻烦等一下治安官来了,你告诉他,我这两位店员,我们赤未锻造铺的人事部门一定会责罚他们的。!”这位胖胖的五十来岁左右矮人老板一位赔礼,急忙上前,礼道“两位高贵的人,请接受我的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