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博会旅游馆 新元素带来新体验

2019-01-20 13:09:20 金龙生活网
编辑:李仲光

“咦,那是什么?好大的一根黑木头,好怪哦,漂得那么慢。”“何事?”“这人不就是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无名么?他不是拜入了藏星峰了么,没想到他的嘴了执法堂的弟子,居然还能顺利拜入虚空学府!”

无名皱着眉头,这些攻击比起之前要强横的多了。挑担行人大惊之下,登时间疲惫之色一扫而空,旋即转过头来,健步如飞地向着正南街北街口蹿去。

  中国反腐取得“压倒性胜利”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天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于2019年1月11日至13日在北京举行。

  在全会中,中共中央提出了对接下来反腐工作的八项要求,包括“有力削减存量、有效遏制增量,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等。

  从两年前的反腐“压倒性态势”,到现在的反腐“压倒性胜利”,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标志着全面从严治党已迈出新的一步。

  对反腐态势的判断有变化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大会上发表讲话,强调要“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确保党的十九大精神和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坚决贯彻落实到位,以优异成绩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压倒性胜利,是中共中央对当下的反腐态势所做出的判断。在2018年12月13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该判断首次被提出:“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全面从严治党取得重大成果。”

  从2015年以来,有关当下的反腐态势,中央做出了几次不同的判断。

  2015年1月,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指出:“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主要是在实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上还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

  2016年1月,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表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

  2016年12月,习近平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基于新的形势,他指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

  就“压倒性态势”一词,时任监察部副部长肖培曾解释说,这是指在党心民心上的压倒性态势,是在政治上的压倒,是在正气上的压倒,扶正祛邪,正气上扬。

  而从2015年1月到2016年12月,压倒性态势从“还没有取得”,到“正在形成”,再到“已经形成”。与之相对应的数据是,根据十八届中央纪委工作报告,中共十八大至十九大的5年间,经党中央批准立案审查的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其中十八届中央委员、候补委员43人,中央纪委委员9人。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受信访举报1218.6万件(次),处置问题线索267.4万件,立案154.5万件,处分153.7万人,其中厅局级干部8900余人,县处级干部6.3万人,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5.8万人。

  2017年,“压倒性胜利”一词首次提出。中共十九大明确强调,要“巩固压倒性态势、夺取压倒性胜利的决心必须坚如磐石”。一年后的2018年年末,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全面从严治党取得重大成果。”

  而在刚刚结束的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中共中央提出,要“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压倒性态势到压倒性胜利,这是从过程到结果的变化,是从量的积累到质的转变的迈进,具有现实意义。而压倒性胜利是阶段性成果的表述,标志着全面从严治党迈出新的一步。

  与之相关的数字是,中共十九大以来,截至目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立案审查调查的中管干部已达70余人。仅就2018年来说,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的通报,总计通报执纪审查中管干部23人,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国企和金融单位干部14人,省管干部354人。

  2018年的首虎,通报于1月3日,是陕西省副省长冯新柱。次日,山东省副省长季缃绮因涉嫌严重违纪,被通报正接受组织审查。新年四日,两名中管干部被通报,打虎态势可见一斑。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的梳理,2018年被通报执纪审查的23名中管干部,有5人来自中央和国家机关,分别是财政部、发改委、公安部、国家能源局以及原国家食药监总局,有2人来自央企,分别是华融集团和船舶重工集团。另外的16人均为地方大员,其中陕西、贵州、内蒙古、河南、吉林各有2人被查,山西、山东、广东、河北、北京、江苏各有1人被查。

  另外,在2018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受信访举报344万件次,处置问题线索166.7万件,谈话函询34.1万件次,立案63.8万件,处分62.1万人(其中党纪处分52.6万人)。处分省部级及以上干部51人,厅局级干部3500余人,县处级干部2.6万人,乡科级干部9.1万人,一般干部11.1万人,农村、企业等其他人员39万人。

  进入2019年后,这个势头也没有放松。1月6日21时50分,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1月15日,曾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赵正永被调查。

  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通报,进入2019年后,中管干部中被执纪审查的已有2人,接受党纪政务处分的也有1人;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国企和金融单位干部中,被执纪审查的有1人,接受党纪政务处分的有2人;省管干部中,被执纪审查的已有10人,接受党纪政务处分的则有14人。

  庄德水说,目前,反腐的方针不变、力度不减、尺度不松、步伐也没有减弱,始终在向前推进。接下来,将着力从根源上来解决腐败问题。目前,在解决“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问题方面,“不敢腐”的解决是卓有成效的,另外两个问题则有些滞后。下一阶段,将一体推进三者,形成有效机制。

  下一步工作要点

  1月13日,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闭幕。当天的全会公报对接下来的反腐工作提出了八个要点,其中包括“持续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健全和完善监督体系”。

  对比近几年的“打虎”成绩可以发现,2014年后,被查处的“大老虎”有所增加,但在2015年和2016年上半年达到峰值后逐年递减。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发布的第八部《反腐倡廉蓝皮书》就这一现象指出,造成这个现象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持续有信必查、有腐必反、有贪必肃的惩治下,搞腐败的人越来越少,寻找和发现腐败的难度明显增大。

  而2018年的“打虎”成绩又有所回升。以被通报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为例,2018年的数字是23人,2017年是18人,2016年是22人。蓝皮书指出,这份成绩单来得十分不易,“充分显示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反腐败力量整合的优势和效果。”

  2018年是监察体制改革深入推进的一年。2月25日,随着广西大新县监察委员会正式成立,全国31个省级、340个市级、2849个县级监察委员会全部组建完成,共划转编制6.1万人,实际转隶干部4.5万人。在3月的全国两会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被表决通过,意味着中国反腐败工作进一步法治化。之后,首任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被认命、国家监察委员会在北京揭牌,30余项法规制定出台,46家派驻纪检监察组统一设立,实现了“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实行监察全覆盖”。

  另外,在2018年,针对扶贫领域,中纪委进行了腐败和作风问题的专项治理。4月2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开通“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曝光专区”,目前已通报两次,共44起典型案例。

  据报道,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将持续3年。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建立了与扶贫、财政、民政、审计以及信访等部门的全天候、即时化沟通衔接机制,对群众反映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线索,一律优先受理、从快办理、高质量处置。严肃查处贪污挪用、截留私分、虚报冒领、强占掠夺等群众反映强烈的行为。

  十九大以来,截至2018年11月,全国共查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13.31万个、处理18.01万人,中纪委分4批对29起典型案例点名道姓进行公开通报曝光。

  另外,2018年10月,中央派出了15个巡视组对13个省(区、市)、11个中央国家机关、2个金融企业党组织进行脱贫攻坚专项巡视,重点对被巡视党组织落实脱贫攻坚政治责任情况进行监督和督促。这是中央巡视组首次围绕一个主题、集中在一个领域开展专项巡视。

  与之相关的,是中央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的大力惩治。2018年,《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出台,对于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如何参与到扫黑除恶专项工作中有了具体部署。2018年10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首次集中曝光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典型案例。

  据了解,截至2018年11月底,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11829起,给予党纪政务处分8288人,移送司法机关1649人。

  庄德水认为,扶贫、扫黑除恶,都是国家的重大任务,都要有相应配套的反腐败举措。“一方面体现精准反腐,一方面要从国家的发展大局来审视反腐败的作用。”

  庄德水认为,这些与普通百姓息息相关的腐败问题的解决,确实给百姓带来了获得感,体会到了反腐的红利。

  中纪委公布的相关数据表明,中共十九大以来,全国共查处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23.87万个,处理31.6万人。

  全会公报提出,接下来,要“深入推进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开展民生领域专项整治,解决教育医疗、环境保护、食品药品安全等方面侵害群众利益问题。严查基层干部违纪违法行为,严查黑恶势力‘保护伞’。”

  此外,“要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防范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舆论认为,从查处的案件看,金融领域存在的问题较多,利益集团盘根错节,因此该领域仍将是下一部反腐工作的重点。

  另一项在2018年较为亮点的工作是追逃。2018年6月,中央追逃办发布50名涉嫌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外逃人员有关线索公告,曝光他们目前的可能居住地。7月11日,外逃美国17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许超凡归案。据了解,这是第一起在发达国家实现异地追诉、异地服刑后强制遣返的成功案例。

  据了解,“天网2018”行动全国共追回外逃人员1335名(引渡17人,遣返66人,异地追诉1人,缉捕275人,劝返500人,边境触网202人,境内抓获198人,主动自首等76人),其中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307人,包括“百名红通人员”5名,追赃金额35.41亿元人民币。

  中国已连续四年开展“天网行动”,截至2018年11月30日,中国已先后从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4997人。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与此同时,其右手探入怀中,取出一枚鹅卵石,趁着门缝在一撞之力下稍有扩大空隙之际,其右手也是自左臂上方尺许高处急探入门缝之内。吸收了这股劫云的能量之后,他体内的的功力开始爆棚,无数的能量在无名的身体之中聚集,气息一点一点的正在攀升,飞在半空中的无名不断运行着《观人经》。

  最近,许多人被湖南卫视刚播出两期的亲情观察成长励志节目《我家那闺女》吸引。节目中,吴昕、袁姗姗、傅园慧、何雯娜四闺女带着各自的爸爸一起参加节目,分别展示出四位闺女的“独居”生活,其中吴昕身上的“独居”标签最为明显,化妆、泡脚、卸妆一秒也闲不下来。80后女生遭遇的成长焦虑也越来越复杂,不是恨嫁那么简单。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楠

  年龄焦虑:泡脚化妆,大把吃保养品

  一个人独居宅在家可以干什么?如果要拿去年的黑马综艺《我家那小子》中的嘉宾来比较,武艺是跟吴昕最像的那一个。吴昕同样选择点外卖解决早餐问题,而为了减少热量摄入、保养皮肤,吴昕还会吃大量保健药品。阿胶、青汁、护眼丸、鱼油、甘草片、胶原蛋白……她一口气吃下了近十种保养品,才关灯睡觉。吴昕为泡脚特意精心化妆,也令许多人不解。傅园慧爸爸解读:“可能这就是一个人生活中的仪式感吧!”新一期节目中,养生达人吴昕又更新了泡脚装备蒸脚仪,头部按摩椅,还不时用按摩棒敲打全身。

  一个80后女生如此繁复精致的养生方式,恐怕也是来自对于年龄的焦虑感。有人觉得太宅,孤独,吴昕的生活好像没有什么活力,但也有人说,这样的生活方式挺好的,自在舒服。对于网上的争议,吴昕发文称:“最近一直有朋友问我要各种养生产品,我也因此有了‘吴百岁’‘购物养生频道本人’的称号。女生自己生活,对自己好一点这是最应该的事情,自由自在的生活也是我一直保持的生活状态。当然我的生活理念和方式一定不适用于每一个人,但遵从内心去过自己的人生,一定是没错的。”

  催婚焦虑:一个人呆着呆着习惯了

  对于以吴昕为代表的当下独居人群来说,生活中既有一个人的随性自由,也有许多积攒在心中独自承受的压力和焦虑。一档观察单身女生生活的节目,必定要“催婚”呀。当导演把镜头聚焦在婚姻问题,她们的回答各异。“洪荒少女”傅园慧傲娇反问,“我还太小,现在的人不都是50岁才结婚的吗?”中国首位蹦床世界冠军何雯娜,两年前退役,29岁的她被父亲“催婚”。她说:“我觉得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单身的状态真的太好了。”

  1983年出生的吴昕,在爸爸眼中早就到了更需要优先考虑感情问题的年纪。吴昕将自己的家布置成了玩具房,颇具自己独特的风格。“你这个房间,现在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准备好迎接一个男主人。”看到吴昕家中的布置风格,沈凌也问及吴昕的理想型以及未来的感情规划,吴昕表示自己从来不是主动的人,对于理想型更是不会“热脸贴冷屁股”:“有时候吧,一个人呆着呆着就呆习惯了。”吴昕在跟朋友吃饭聊天中也提到,身边的朋友早就有了孩子,父母也希望自己能结婚生子,乘坐电梯时常会对邻居家的孩子看得眼热。棚内的吴爸爸在看到女儿的无奈后也是偷偷抹眼泪。

  事业瓶颈:只有我的节目被拿掉?

  聊完情感问题,吴昕也主动谈起自己当前面临的事业困扰,并称非常担心自己会因为建立家庭而无法保证事业继续发展。

  吴昕今年36岁了,觉得事业遇到瓶颈期,有想过先把个人问题解决,“但不是你想做这件事就能做的。”又觉得先顾事业要紧。只有工作越来越好了,才能找到更好的人。

  “假设说我找到一个人结婚,生孩子,最快也得一年半。一年半之后,我还能不能回到这个工作领域?”吴昕对人生规划还很茫然,尤其是事业上,曾经的一些坎坷,始终是她的心结。自己也害怕承受不了随之而来的风险。一次台里的跨年晚会,因为超时,她的节目被拿掉了。问题是其他主持人的节目都还在。她崩溃了,在节目中谈及此事仍痛哭,“这种打击是致命的。为什么别人的都不拿,只拿你的呢?因为你就是差的。”

  主持《快本》十几年,总被嘲“透明”,吴昕小心翼翼不敢有突破;其实她也在很多电视剧和综艺里有过尝试:在电视剧《深夜食堂》里打个酱油,演技尴尬,又被喷了。她最怕听到别人说,“这么多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虽然也想努力,但很多事不是努力就会有结果,而是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一边成长,一边被现实“摧残”的吴昕,让太多人看到自己。荧屏观察员维嘉眼中也含着泪,他说,其实当年自己的节目也被拿掉了。

“不过在虚空学府之中,即便是当奴仆,在外那也是声名赫赫,就算是一般传奇境界的高手都不敢对我们指手画脚!”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轻微的水流波荡之感传了过来。“敢问店家,这艘小木船是哪里制作的?”